小米上市欢呼,摩托罗拉人散场_行业新闻_武汉百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小米上市欢呼,摩托罗拉人散场

小米要上市了,雷军十年前从金山抽身出来立的flag终于实现。在满天都是小米招股书解读、雷军的公开信、千号员工财富自由的传闻之际,似乎已经没有人再关注前几天小米首席科学家周光平离职的消息了。

不久前,小米CEO雷军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小米联合创始人周光平、黄江吉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职务。值得注意的是,在小米成立之初的七位联合创始人中,首次有人离开。

一代新人换旧人,一场新闻变旧闻。当年在小米创立初期作为“技术担当”的周博士选择了在小米上市前离开,颇有一股“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悲凉。

周光平在加入小米之前曾担任摩托罗拉北京研发中心总工程师及高级总监一职,而在中国智能终端爆发前期,摩托罗拉为各个创业公司输出了一批质量过硬的技术人才,被誉为手机业内的“黄埔军校”。不止小米笼络了一批摩托罗拉干将,事实上当时三星、LG、索尼、小米、联想等行业巨头的高管几乎全部出自于摩托罗拉。

可以说中国智能手机的崛起,摩托罗拉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批摩托罗拉人却被不断地边缘化,比较著名的除了周光平外,还有锤子的前CTO钱晨。

到底是谁砸了摩托罗拉“黄埔军校”这块招牌?

雷军“三顾摩托”

先讲一个老故事。

2010年7月,当小米公司准备启动硬件项目的时候,还没有一个专业的人才加入。

作为软件和互联网行业的大佬,雷军找到了能够做手机系统、手机软件和设计的人,就是没有找到能够把手机硬件做出来的人。

雷军当时的目标是VP级别的人才,有技术做硬件研发,有背景能镇得住供应链的人才。但在那几年,能够入得了雷军法眼的牛人通常都待在跨国公司做高管,高薪低压无风险,出差还能住五星,谁会看上一家创业公司?

2010年的夏天,三个月时间,雷军见了超过100位做硬件的人选。

第一次雷军找到了在摩托罗拉担任设计总监的钱晨,他在摩托罗拉工作13年,主持过多款经典产品的硬件研发工作。雷军追了他三个月,一共见面聊了十七八次,平均每次差不多10个小时,终于说服了他。但最后一刻,雷军问钱晨要多少股份,钱晨回答无所谓。雷军觉得他没有创业精神,遂放弃,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第二次雷军找到了同样在摩托罗拉工作过多年的霍保庄。但当时的霍保庄刚辞去了德信无线CEO的职位,创立了手机产品的设计方案公司OnTim。当时正处于安卓手机的爆发期,OnTim也陆续收到爱立信、华为、天语的大批订单。一边是订单,一边是风险,权衡之下,雷军毫无意外的又碰了一鼻子灰。

这期间,又有朋友向雷军推荐了摩托罗拉的资深工程师周光平,但是在“摩托罗拉人”面前再三折戟的雷军判断,这个从1995年开始就在摩托罗拉工作的55岁“大龄”工程师,肯定是不会出来创业的。

但结果出乎他的意料,在俩人一次长达12个小时的交谈结束后,没过几天,雷军收到了周光平的回复,小米创始人拼图就此完成了。

左三为周光平

摩托罗拉成就的中国手机人

那几年不仅只有雷军“三顾摩托罗拉”,事实上国产智能手机爆发是依靠摩托罗拉撑起了半边天。

在雷军之前,前摩托罗拉副总裁兼个人通信事业部中国区总经理卢雷加盟了苹果,出任亚太区副总裁;前摩托罗拉中国西区市场的销售总监金恺在辗转LG之后,去了联想移动互联出任中国区副总裁;前摩托罗拉公司副总裁兼中国手机事业部总经理任伟光后来担任了HTC中国区总裁……

在雷军之后,摩托罗拉的资深设计师陈铭镛被挖去了酷派出任设计总监,钱晨在罗永浩六个月的软磨硬泡下去了锤子担任CTO。

2009—2012年,摩托罗拉市场占有率大幅下滑,谷歌收购之后又闹出裁员风波。许多互联网公司直接把招聘会办在摩托罗拉各地研发中心的大楼门口,被裁员的摩托员工通常上午举着条幅维权,下午就去摆着条幅的展台应聘去了。

当然,摆展台这些还只是创业公司的初级玩法。在大公司的玩法中,华为、中兴、联想、酷派、小米甚至360都曾有组织地去挖摩托罗拉的墙脚。

2012年摩托罗拉南京研发中心被裁员时,周鸿祎紧急在微博上表态:“如果大家不愿意离开南京,我们可以在南京开个研发中心。”同时他还在微博中对360HR的反应速度提出批评。

紧接着雷军在微博上宣称小米目前已经有七八十位前摩托罗拉精英,“这次南京MOTO裁员,各位精英也可以考虑一下小米,小米一年前就在南京设有研发中心。”

同时作为手机供应链上游的高通中国副总裁沈劲也通过微博喊话:“高通的HR 是不是赶紧针对摩托罗拉的裁员进行招聘呀?摩托罗拉为我们移动和手机行业培养了多少人才啊。”

很多人把摩托罗拉称作中国创业的黄埔军校,更形象地是来自于目前遍布在中国各大跨国公司的高管群体。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IT业的各大跨国公司中,将近70%的高管曾有在摩托罗拉工作的经历,而最为集中的则是手机行业。三星、LG、索尼、小米、联想等行业巨头的高管几乎全部出自于摩托罗拉。

如果说自从安卓之后中国才算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手机研发的话,那从摩托罗拉出来的毕业生应当是其中的催化剂。

敌不过的“七年之痒”

小米做硬件遇到的第一个困难是,因为存在着结款周期的问题,供应商都不愿意为一家刚成立的创业公司供货,后来这个难题靠着周光平的人脉、口水和酒杯解决了。

老罗刚开始说要做手机的时候在媒体上动静闹得特别大,深圳那些贴牌厂商几乎全都找上门来,他们都以为锤子要做贴牌机。老罗说我们打算自己做手机。他们说,那你们会做吗?能搞定供应链吗?后来老罗说他们找到了钱晨,那圈里面都知道,都说误会了。

雷军如果没有周光平,小米可能还在用MIUI和米聊做着挣扎;罗永浩如果没有钱晨,锤子可能也会沦落为乐蛙OS的下场。

那时候的雷军和周光平、老罗和钱晨就像是新婚燕尔的夫妇,甜蜜得很。雷军在发布会上对着周光平一口一个周博士的叫着,老罗和钱晨也在工作之余晒出双方家庭共同出游的照片。

但是再亲密的“情侣”也都敌不过“七年之痒”。周光平自2010年加入小米,直到不久前被媒体曝光离职,差不多七年,而钱晨比他更早一年离开了锤子。

2016年对于钱晨和周光平来说都是不算太平的一年。当年5月份雷军发布了内部信将周光平调离供应链岗位,担任首席科学家的虚职。没安分两个月,知乎就传出钱晨“尿裤子”事件,随后也证实了钱晨『被退休』的消息。

钱晨没等到老罗的十亿融资,周光平没等到小米引领的全面屏风潮。为什么作为中国教科书级摩托罗拉毕业生,钱晨和周光平会这样草草下台?

根据之前腾讯深网报道的消息,小米内部员工指出周光平带领的研发团队虽然在小米创业初期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在国产手机日益激烈的竞争中已经逐渐掉队了。比如在2015年的产品红米Note3推出指纹识别的时间太晚,这款手机发布后又遭遇铺天盖地的差评,体验上明显不如乐视和魅族在同一时期分别发布的乐1S和魅蓝Metal。

钱晨初期在做锤子T1时过的也不太安稳。钱晨做硬件的能力是有,但锤子一直都是罗永浩主导的软件公司。老罗在人手不全,能力不够的情况下就执着于做一个完美的手机,出众的设计,出奇的交互(都是老罗亲自抓的)背后,剩下的全是钱晨带领的硬件团队在填补。所以T1早期爆出品控差、电池热也就不足为奇了。

钱和周在摩托的那个年代,手机还是以硬件为主导的。所以他们所在的硬件部门在整个项目组中话语权相当大,软件部门需要跟着硬件设计优化。而在安卓之后,系统优化的权重逐渐从整个项目组中提升,需要软硬件结合才能做出好的产品。这对于打法已经固定的周和钱来说无疑是困难的。

消失的话语权

手机硬件中另一个难点在于供应链,而在这一点上钱、周的表现也难以让人满意。

在2015年,因为供应链的原因,小米5迟迟不能发布,最终拖到了2016年2月,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小米在2015年没有完成既定的8000万手机销量目标,雷军对此很生气。而小米手机的研发和供应链正是周光平负责。

那段时间钱晨在供应链上同样焦头烂额。锤子T2时隔T1一年半之后才发布正是由于供应链的把控不当。在发布前夕,T2的代工厂中天信突然破产也让锤子雪上加霜。

在腾讯深网的报道中把小米供应链的责任丢到了周光平的搭档郭俊身上。郭俊有政府部门工作背景,最早进入小米是负责入网许可、政府关系等,后来被雷军委任去负责供应链。

之前并无供应链经验的郭俊认为供应商没有多重要,在郭俊心目中,小米是甲方公司,供应商是乙方公司,不受重视理所应当。

甚至在一次小米举办的供应商大会上,有供应商的高管在现场没穿小米发的衣服,到了大会合影环节,郭俊看到后很气愤,直接把这几个人轰下去了,从此这些供应商拒绝再与郭俊见面。

为什么周光平不亲自负责供应链?为什么钱晨不去找一个好点的代工厂?

说来有些壮士暮年的凄凉,身为老一批手机人的钱晨和周光平早已在手机供应链上没什么话语权了。

中天信倒闭后,老罗钱晨连夜前往工厂抢救T2

且不提摩托衰落那些年元器件厂商已经大换血,索尼垄断了手机镜头市场,高通占据了移动芯片半壁江山,手机屏幕让三星和JDI蚕食殆尽,摩托前些年积累到的供应链优势(比如德州仪器)早就在移动互联网的浪潮里被一波团灭。

并且早年间摩托罗拉的手机大都是自建工厂生产,并没有积累到多少代工厂资源。所以富士康、英达华等在一批新兴的代工厂面前也缺失了谈判的筹码。

散场的“摩托人”

虽然历史让老『摩托人』身上的技术、渠道优势渐渐丢失了,但是作为跨国公司管理层身上的『气场』却没有丢。

一位曾与周光平接触过的人曾在媒体面前表示周光平是一个居功自傲的人,喜欢用赌气威胁的态度讨论问题,这点在摩托罗拉时就曾多次发生。有一次,小米内部开会讨论手机供应链存在的问题,雷军问为什么OPPO和VIVO在供应链方面能做好小米就不行,结果周光平很赌气地回了一句,“那你去找OV的人吧”,导致整个场面十分尴尬。

周光平有时会得理不饶人,让雷军没台阶下。小米创业初期,二人曾一起参加媒体举办的微论坛活动,雷军对着硬地板摔手机测试,回去后被周光平狠狠地批了一顿。

有供应链的消息称,周光平曾和雷军闹矛盾,就在办公时间占用会议室打乒乓球,使得来到小米的供应商开会无法使用。

来到另一边,钱晨在锤子的遭遇恰恰相反。据传言锤子T1在设计期间,钱晨就否定过老罗很多不切实际的想法,结果被喷的狗血淋头。2014年老罗优酷约战王自如时,钱晨也劝解休战,结果又被彪悍的罗老师负气否决。

虽然『尿裤子』事件难以验证,不过在钱晨离职前夕有两件事可能笃定了他离开锤子的想法。第一是在钱晨反对罗永浩要再度与锤粉李中秋上视频网站对谈;第二是去年6月底一次锤子科技的内部会议上,针对要发布的新手机老罗临时提出的修改意见遭到了钱晨联合其他高管的反对。后来扔没扔矿泉水不一定,但以老罗的性格钱晨在众人面前的难堪是少不了的。

钱、周之前在跨国公司中是向职业经理人汇报,有问题时吵归吵,即便闹掰了双方还要为明年的财报数据继续过下去。你好我好大家才会好,这是跨国大企业亘古不变的定律。

但是到了创业公司这里,再而三地摸了创始人的逆鳞可不是一回事了。

也许对于雷军和老罗而言,周和钱的加入不仅可以解决早期硬件问题,另外的背景Buff加成也吸足人才和资本的目光。所以在初期,雷军愿意在发布会上与『周博士』同框,老罗也愿意在采访时把大量篇幅让给『钱博士』做嫁妆。

但是捧的越高,摔的越疼。

你看后来接替钱晨的吴德周,不仅个子低,姿态放的也很低,仅有的几次直播露面中也是老罗让说什么才说什么;你再看后来接替周光平的张峰,也是从紫米CEO的岗位中抽身而出,『雷总』指哪就打哪。

人们喜欢把有才能的人称作『尖子』,但没摆正位置的尖子就变成了钉子。(来源:品途商业评论)

分享到:

视频欣赏

《百捷集团2018年宣传片》

扫描二维码

鄂公网安备 42011502000414号